波波中文 > 玄幻小说 > 血妖姬 > 正文 第2743章 黄土

正文 第2743章 黄土

    “上仙,不是说焰金分属是火系和金系的么??”流墨墨忍不住出声说道,对此前方的几名五行宗的仙人也给出了缘由;

    “这里是登记处,今年轮到了土系的仙主。”

    “土系的仙主?”流墨墨眨巴下眼镜,略带好奇的追问;

    “唔,你们见到了,直接称黄土仙主就是。”那白衣女仙说道,众人应下,随后他们就跟着五行宗仙人进入了那沙堡之中。

    只是在进入之后,看着那风格相当霸气的沙堡,颜洛儿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话说,不是黄土仙主吗?怎么住沙里?不应该是土里么??”颜洛儿传音群发说道,对此众人也是默然;

    沙和土,那不都是土系的吗??

    嗯,虽然是有差别......

    “计较那字眼干什么?先进去再说。”而对此,虽然流墨墨也觉得不对,不过这种细节也不用太在意就是了。

    颜洛儿撇撇嘴没有再说什么,只跟着一起进入沙堡的主堡之中。

    沙土结构的高大空间内,目所能及的一切,不是沙土构筑的东西,就是土系的东西,灰蒙蒙的整体感觉,让血妖姬们霎时就冒出了黄土属系,好低端好土气啊的感觉啊~!

    而在血妖姬们一行感觉不咋地的打量堡内环境的时候,五行宗的仙人们却是神色严肃且恭敬的候在一旁,乍一眼看上去,他们竟是还没有血妖姬们一行来的洒脱自在~!更像他们是新人一般~!

    而也没有等待太久,只在血妖姬们一行打量一圈,然后暗中传音群发私聊了几句后,主座上就有一道极为高大的身影突兀出现~!

    “黄土仙主安好。”焰金分属的一群仙人立即恭敬行礼问候,而血妖姬们一行这时也才终于注意到了焰金分属的仙人们那太过恭敬卑微的姿态,顿时心头都是一凛;

    ...这特喵的,这黄土仙主很猛?焰金分属这群混蛋都不提醒他们的?!

    清醒后当天相亲,然而身体有女人过敏,各种呕吐,晚上被十个通房丫头夜袭受惊,之后被御医诊断女人过敏是心理作用后,第二次相亲逃跑,被陈雪扛回去见人,巨吐;目前第三次相亲躲到树上;被陈雪发现,爬树欲抓,他直接往隔壁院子琉璃花房顶上跳,然后什么都没有踩到的

    昏迷两日,御医说受到惊吓;二小姐被罚,明明是晕眩过去却被告诉受惊吓,而且夫人平时对他亲热宠溺的称呼,昏睡时却听到冷漠,让他生出疑窦;夫人来看他,告诉他侯爷生气,直接

    成亲当晚说明白,以后各过各的;李丽华妥协,表示以后需要的时候会要放妻书,然后游戏激活,得知李丽华的悲剧,接取到主线任务;去正房告知侯爷夫人,惊觉侯爷白名,夫人黑名,离开时未发现侯爷变黄名;回去睡下,因查看个人面板,发现游戏通用,兑换通用币发现被坑下

    第二天去正院吃早饭,惊觉喜爱食物均有弱水微毒,完后四人乘马车去,带50护卫;到大将军府,发现所有人都成妖傀,和李丽华进入,侯爷夫人在马车上,和护卫一起被从后门送入;发现府内到处是红名妖傀,还有正院冲天红光,进去后与夏耕交涉,发现夏耕忌惮,只成功把李大

    因妖傀任务无法完成,忽悠陈雪去杀妖傀,陈雪重伤,侯爷夫人暴怒,被侯爷扇了一巴掌关到祠堂,小兰送午饭来,何西锁门守门,陌路离殇躺下发现陈挺牌位底座内的秘密,取出,激活

    时间到了傍晚,小兰依旧没有送来晚饭,喊门口何西却没有任何反应,感觉到不对;用供桌下线香筐里打火石点亮蜡烛,点了线香,从窗户纸的洞伸出去戳到何西背上;何西没反应,惊觉不对,用金发簪撬门框木楔子,用烛台相助,成功撬开出去,饥饿度过低,最后一路走到庶子的院子饿昏过去,醒来时听到婢女和嬷嬷对话,知道在下人心中陈澈是可怜人而且似乎其他兄弟姐

    陌路离殇醒,问嬷嬷情况,知道夫人天未亮就进宫去求祛疤珍药,侯爷一直守着,其他兄弟缩在自己院中,无人关心自己,只青蓝二少救了,红煮粥小丫头送给吃,蓝名补体质耐力,发现陈红不同寻常,去找陈红,发现陈红是金名,虽不解,态度却端正,喝了茶带走两份茶就离开,回院子,侯爷追杀,逃向老侯爷院子,老侯爷把侯爷和俩暗卫呼飞,陌路离殇脱力,被暗卫拎进

    惩罚陌路离殇修门写一百份悔过书,激活支线任务,必须完成惩罚,冥思苦想悔过书,灵光一闪感知到什么,没能抓住,吃饭发现食物无毒,来自老侯爷小厨房,一句话悔过书,晚上去老侯爷院子见到蓝名老夫人,惩罚事了,更隐约得知老夫人对侯爷不满,对陈雪不满,然具体并未出口,老夫人让陌路离殇明天再来,两老谈话,做了某种决定

    第二天和两老一起早饭,饭后老侯爷出门访友,其陪老夫人闲聊,得知老夫人这些日子一直在别院,原定还要住好几日因侯爷杀子而赶回,老夫人告知缘由,任务完成,原来是因为陈家死亡魔咒,而陈澈出生时被高人断定是回来报复的,后其大姐陈欣更是被其害死,导致夫人黑化下毒,而老夫人说完后,却又让其顾念亲生父母之情,陌路离殇着急领取任务奖励,老夫人让其回

    任务成功,中毒接触,还剩种毒无解,因上次香茶生出感悟而再次喝了一份,发觉独处无用,叫来小珊,又叫来通房,试图借助多人生出那种感悟,然而依旧无用,晚饭丰盛,得知老伯爷来做客,吃撑了心情也不好,去花园消食,丢了灯笼在月光下漫步,发觉在夜来香中偷情兄妹,玉树被花香熏晕,玉河着急背其欲找大夫,被陌路离殇挡路,黄玉河承诺会说出情况,激发

    黄玉河去钱大夫院子求治,发现钱大夫和兄妹熟悉,发现昏迷原因后,惊觉陌路离殇也在,告知其兄妹关系,发现其对侯府熟悉,任务刷新,面板多了亲密度,发现玉河想杀他,知道游戏名字,猜测到游戏正本是什么,黄玉树苏醒,对其仇恨又想杀,不由莫名,偷情事件不了了之,

    反对无效,第二天找住在隔壁院子老夫人撑腰,老夫人怒怼老侯爷,定下的亲事改成先相看了再说,两老和老伯爷商谈,被赶出院子,想起两老提及的李老将军,遂转道客院,见李老将军,发现其情况好转,李老将军惋惜陌路离殇当不成孙女婿,后让陌路离殇去杀了李丽华让她解

    去大将军府,所有妖傀集中在正院,用***迷倒,进入用苦胆把李丽华弄醒,被影响情绪,下不去手,带李丽华回侯府见李老将军,两人见面情况不对,李丽华妖胎附体,要杀李老将军,陌路离殇被波及砸出院子,浑身骨折出血,吃了大力丸逃跑,到花园遇上护卫,被送到钱大

    黄玉树过来配避子药给黄玉河吃,钱大夫劝阻不了不管,后侯爷过来,后背被撕咬,处理后又离开,天亮陌路离殇退烧苏醒,看到一堆受伤中毒的护卫和2侍女,知晓兵部来人,洪将军到了,钱大夫表示无恙,送陌路离殇回去,回去小珊近前侍候,被撵去屋另一头,检查自己,惊觉

    软轿抬着去客院见,遇洪将军问话,知道李老将军没有把事情详情泄露,扯谎自己倒霉被波及受伤,去卧室见到人,李老将军说很多话,最后感觉到陌路离殇的意愿,毒发身亡,因为真心实意和李老将军松手,接到任务帮李丽华把其生前物品烧了就可收取任务奖励,同时洪将军结界

    洪将军感觉到什么,让陌路离殇离开,回到院子,被老夫人接去自己院子旁的院子就近照顾,得知痊愈至少需要半年乃至一年,只能天天躺着养着;后黄玉河因为黄玉树要娶妻,且撞见黄玉河带未婚妻去买昂贵的头面首饰,大受刺激,当天半夜潜入侯府逼婚陌路离殇,被拒绝后更

    第二天老夫人带黄玉河去伯府算账,晚上回来带来赔偿,一月后伯府嫡三女黄玉溪嫁入侯府,黄玉河以滕妾身份一起,成亲后与伯府断绝干系,任凭侯府处置;陌路离殇无法拒绝,只能默认;成亲后没有相见,黄玉河因为下人用馊饭残羹苛待,还被偷拿了首饰,一怒之下杀了出去,宰了厨房好些下人,被老夫人惩罚去做最低等的奴婢;

    养伤的陌路离殇想起身上最后一份陈红的香茶,利用婢女喂水喝了下去;依旧没有生出明悟感,明白又浪费了,不过已是第二次浪费,倒也能坦然接受,让婢女打开窗户,靠坐在床头,看向窗户外熟悉又陌生的景象,因无欲无求,不再迫切追求领悟,终于体悟到香茶真正作用,明白天

    钱大夫侯府常驻大夫,来自宁安伯府,医术出色,因老侯爷和老伯爷关系非常好而转主,知道伯府龌龊,更知道侯府龌龊,得知黄玉河要被嫁陈澈,满心复杂范家第三次相亲对象,把宁愿自杀也不娶妻传扬出去李大将军龙威虎猛,五十岁不到;看上去行将就木满头白发,容颜枯槁双眼浑浊,走路都需要人搀扶,好似随时都会倒下,风中残烛的老者

    大孙女十七岁,因为前几年哥哥弟弟赶跑很多少年郎;这几年跟着李将军习武,性子变了,上门提亲的没有了,实际上除了李丽华,将军府所有人都被其外孙夏耕吃了,李丽华李大将军的大孙女,个头比陈澈高一丢丢,蜜色,五官不精致,容貌英气,武艺高强,性格霸道;

    夏耘中级丽华表哥,容貌清俊,一脸无害温柔笑容,四年前死亡,后复生成妖邪,能吞吃生命,吐出的皮可成其傀儡;唯一克星是孕育其自身血脉的妖胎之血,但若能在妖胎出生之时吞吃,则再没有

    黄玉溪白名安宁伯府第三代嫡出三小姐,二十一,因前未婚夫战死沙场,坚决为其守孝三年,孝期结束后无人问津,成了老姑娘,洪将军弱水无味无色,每日一滴,弱化体质,杀人于无形;侯夫人专门对付庶子所用,活不过三十即衰弱而死,

    陈家十三代嫡长孙陈挺之灵位底座侧面浮着一行小字**的秘密底座背面一道几乎摸不出来的细缝,缝隙里是一个被油纸紧紧包裹成细纸卷的东西,陈挺身世之外层油纸,中层蜡,内里一张薄如蝉翼的布料,里面写满了蝇头大的血字,时间久血成暗褐色;

    陈挺在他爹十二代家主死后要继承家主时,三叔**揭露了身世;说陈挺不是陈家人,是家主夫人当年产下死婴后,从外面抱回来安慰夫人的婴孩;当时只有家主和去处理孩子的家奴知道,后来家奴自杀,这件事还是泄露;家主夫人竟也站**那边,对于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没有丝毫情面,让陈挺痛苦万分,突然失踪了;

    三十年后,陈挺突然回来,带回来两子一女,孙子孙女,家主夫人成了老太君,面对陈挺暴怒和怨恨,不过两人密谈了一夜,陈挺回归带着后代子孙,老太君冷漠态度直到老的那一辈死光,陈挺自己也死后,这件事在陈家却是彻底的销声匿迹了;

    这张**亲手用自己的血写下,并没有提及过陈挺真正的来历,详细的描述陈挺的一生,最后说陈家之后必然只会剩下一个叫陈挺的十三代嫡长孙,而不会再有关于他的具体记载;笃定的话,陈挺和**本就是两代人,**的血书为何会被藏在陈挺的灵位中,有问题;陈红的拿手小粥陈红用瓦罐煮的白粥,味道普通,陈红精心炮制的香茶陈红用一整套紫名茶具炮制出来的香茶,其实味道一般,获得状态饥渴度冻凝,持续腥气扑鼻的褐色汤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