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1991 > 正文 第1847章 各怀鬼胎

正文 第1847章 各怀鬼胎

    “徐董,也不知道柳文山那边给了陈广生什么好处,我们要怎么出价?”

    眼下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去讨论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此时要考虑的是出什么条件把陈广生拉拢过来。

    “你觉的柳文山那边会怎么出价?”

    徐海生点了根烟,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起码得弄清楚柳文山开出的条件才好。

    “陈广生好歹是浙省的首富,所以给钱不太可能,柳文山也没那么多钱给,但是他们两个公司有过合作。

    二人算是朋友,我认为柳文山最大可能应该是提出给股份。”

    “股份?”

    徐海生楞了一下,看向一旁站着的李京。

    “你怎么看的?”

    “老板,我同意殷总的观点,柳文山如果想吞下盛丰集团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通过陈广生的手,将项小湘的股份给拿过去。

    到时他就成为了盛丰集团的大股东,但柳文山这人非常自私阴险,他不可能给太多股份给陈广生。

    我判断要么就是一小部分,要么就是纯粹的干股。”

    李京不愧是徐海生的智囊,他分析的丝毫不差。

    “哼,想拿走项小湘的股份,没这么便宜!他柳文山胃口还真不小,我们公司的事情,他竟然也想插手进来。”

    “老板,我认为您应该去和柳文山谈谈,最好是让他主动退出,哪怕给他一些好处都没关系。

    只要没有了柳文山的捣乱,陈广生再不插手,那一切就会顺风顺水了,否则的话,万一他们两个真串通一气了,会对我们产生巨大麻烦。”

    “和柳文山谈?这就是个虚伪的小人,当初他找我说,要帮助我坐上董事长之位,却让我给他两个矿,并允许他入主矿业。

    要是我现在去找他谈,他一定还会趁此机会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

    徐海生显然不想这么做,他是个十分高傲的人,不屑于和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打交道。

    李京闻言赶紧劝说。

    “徐董,我知道您的想法,但问题是这陈广生的胃口也不小,我估计要他支持你的话,两个矿可能还不够。

    柳文山我们就知根知底了,就算他想做这一行,不是还有我们压着吗?将他圈在可控范围内。

    等您真正掌握公司那天,再回过头慢慢收拾柳文山也行啊,但陈广生不一样,千万不能给他任何机会。”

    “徐董,我也觉的李秘书的话有道理,柳文山的确是个虚伪的小人,但陈广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们宁愿和真小人打交道,也千万不要和陈广生这种伪君子有什么牵扯。”

    殷航在这方面完全赞同李京的想法。

    在他二人的劝说下,徐海生最终还是同意了,他愿意和柳文山见面,并当场拨打了一个电话给对方。

    接到徐海生的电话,柳文山十万分惊讶的。

    “徐董,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有些事情想和柳董谈谈,晚上有时间吗?”

    柳文山大概已经猜到了,徐海生找自己是干什么了。

    “你徐董相邀我当然有时间,你说个时间和地方。”

    敲定之后,柳文山美滋滋的点了一根烟,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

    “董事长,什么事这么高兴?”

    正好窦刚走了进来,准备和他汇报一些工作,瞧见柳文山这兴奋的样子有些奇怪。

    “刚子,坐,陈广生那边有什么最新动态?”

    徐海生叫人盯住陈广生,柳文山自然也是如此,而负责这件事的人正是面前的窦刚。

    他是导致唐东瑞变成太监的罪魁祸首,这一切都是他在报复唐福康。

    只不过窦刚做为柳氏集团的副总,是柳文山的心腹,如今康海集团日落西山,拿窦刚一点办法都没。

    他是知道柳文山对盛丰集团有想法的。

    “陈广生一直都在医院没出去过。”

    “那就好,刚刚你知道谁联系我了吗?徐海生,徐海生他竟然晚上约我吃饭。”

    “徐海生?他约您吃饭干嘛?该不会是个鸿门宴吧。”

    窦刚听到这话十分奇怪,此人他也很了解,极为心高气傲,当初柳文山放下身段去找他合作,却被他一口就给回绝了,一点面子都不给。

    此时主动开口请柳文山吃饭,绝没有这么简单。

    “呵呵,我估计是因为陈广生吧,现在陈广生把他自己当成了一个筹码,我们哪边出的价钱高,他就帮哪边。

    我估计一定是徐海生看不惯此种行为,想找我和解,然后将陈广生给踢出局。”

    “那您是怎么想的?”

    窦刚还是不了解,这种事值得让柳文山如此开心吗?

    “徐海生有这种想法,那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陈广生这人到底有过可怕,我可是亲身领教过的。

    如果我把这消息,悄悄告诉了陈广生,你猜结果会怎么样?”

    窦刚眼睛一下亮了。

    “陈广生一定会直接和他翻脸,从而站在我们这边。”

    “啪”的一声,柳文山拍了一下手掌。

    “就是这个道理,当初他徐海生不给我面子,我现在为什么要给他面子,就算他答应许诺给我什么,让我不要参与了。

    但你以为就凭他自己,可能是陈广生的对手?毕竟陈广生手里有项小湘,这是项云东指定的继承人。

    他此举无异于自掘坟墓。”

    先前柳文山也在头疼,要许诺给陈广生什么好处才合适,要确保压过徐海生一头才行。

    现在他的对手,却主动犯了个如此低级的错误。

    “董事长,徐海生的那个秘书李京,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物,他不可能看不出来这么做的后果。

    所以他该给陈广生的一定还会给,他想达到的目的不过是分别将我们打发了,让我们退出而已。”

    柳文山听到此话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斜着瞥了一眼窦刚。

    “所以我说他不了解陈广生这个人,陈广生此人除了手段高之外,他非常善于带着一张伪善的面具,实则狼子野心。

    我现在想想,他一直拿我和徐海生耍着玩呢,他很可能是想自己吞下盛丰集团。”“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