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中文 > 都市小说 > 妻不厌诈:娄爷,我错了! > 正文 第2593章 嗨皮嗨皮

正文 第2593章 嗨皮嗨皮

    只要是夫妻,相处久了,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么一丁点审美疲劳。

    娄天钦以前在姜小米面前脱衣服,她很少有会正眼看,那时候,小狗崽还懂得什么叫害羞,什么叫脸红心跳。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小狗崽居然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跟他光着身子聊天,开始娄天钦还很惬意,觉得这是媳妇放得开的表现。日子久了,娄天钦咂摸出味儿不对——哪里是放得开,她是对自己失去了新鲜感。

    结婚到现在,能解锁的全都解锁了,还有什么新鲜可言?

    一次偶然的机会,娄天钦听到茶水间的女下属聊天,从她们口中得知,生了孩子以后,丈夫都是可有可无的,只要每个月把钱拿回来,他在不在无所谓。

    娄天钦表面淡定,其实内心慌得一匹。

    他立刻联想到了姜小米,他们之间似乎也出现了这样的端倪。

    预知到危机感的娄爷立刻展开了自救行动。

    没有新鲜感,那就由他亲自创造。

    重拾信心后,娄天钦面对毫无反击能力的姜小米,忽然勾起唇,笑的极不正常:“刺激不刺激。”

    姜小米困难的扭头看着他:“啊?”

    娄天钦枉顾姜小米那副看他跟看神经病似的眼神,修长的手指在她皮肤上画圈,如同杀人狂在提前享受猎物的战栗一般:“问你话呢,刺激不刺激?”

    娄天钦忽然握住她的头发,他没舍得用力,只是将那一头的卷发掌控在掌心里,这个动作,使的姜小米下意识的仰起头。

    娄天钦眼神一热,对,就是这个味儿。

    他贴着在她耳边,一边吹气,一边说话:“等下你乖乖地。”

    姜小米怕痒,可头发被他抓在掌心,躲闪不得,只好认怂:“我乖,我乖~”

    哎?不对,这画面怎么有点眼熟啊。

    她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前两年挺火的《追妻火葬场》里的剧情吗?男主又帅又多金,就是脾气有点不好,有一回,女主偷偷跑了,被男主捉到以后,下场那叫一个惨。

    姜小米一边看一边吐槽:“哎,我要是她,我就花点钱,报个武术班什么的,学成归来,先给总裁来一记鞭腿。”

    娄天钦也在,只不过当时没有说话。

    “娄天钦,你是在模仿《追妻火葬场》吗?”

    娄天钦松开掌心里的头发:“像吗?”

    姜小米由衷的点头:“有点那味儿了。但好像剧里不是这么绑的。”

    娄天钦哪还顾得了这些破讲究,倏地翻身将她压制住。

    姜小米配合的娇软的喊了一句:“不要~别碰我,好害怕~。”

    真是要命。男人天生听不得拒绝的话,越是不要,就越想狠狠地征服,再配合她假意流露出的惊惧,简直比纯药还要叫人上头。

    ……

    娄天钦跟姜小米在酒店的套房里蹉跎了大半日。中途娄天钦松开她,叫她在上面耀武扬威了一番,娄天钦也没委屈自己,各种花样手段,统统都用上了,如今,这两人都吃饱喝足,一副懒洋洋的模样。

    “啥时候退房啊?”姜小米哑着嗓子问。

    娄天钦闭目养神,大手在她肩膀上来回的滑动着:“这还不是看你。你想什么时候退,咱们就什么时候退。”

    姜小米想了想:“我也不想退,可孩子怎么办。”

    娄天钦发现,无论多浪漫,只要提到孩子,什么美感都没了。

    他道:“谁叫你生那么多,搞得我们一点空闲都没有。”

    姜小米:“你不播种,我生的出来吗?”

    娄天钦被噎了一下。

    当初生双胞胎的时候,娄天钦就说了,到这里结束,坚决不生了,哪知道,姜小米繁殖能力太强,一次就中标。不过当时的确是想再要个小女孩的。

    ……

    说起女孩,不光娄爷想要,卞越,蒋旭东都想要。

    在汪大海宣布,简薇肚子里应该是个女婴的时候,卞越呆怔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女的?确定是女的?”简薇有点不相信。

    汪大海自信满满道:“我要是说错了,你尽管砸我的招牌吗。”

    卞越一听这话,就晓得十有八九是女孩子了。他一把抱住简薇,激动地宣布:“我有女儿了,我有女儿了。”

    看来辣椒还是惯用的,从医馆出来,卞越立刻打电话给蒋旭东,想跟他当面道谢,多亏了蒋旭东的偏方。

    电话隔了好久才被接通,卞越难掩喜悦:“蒋旭东,你在哪?我请你吃饭。”

    对方沉默了半晌,弱弱的来了一句:“他可能不怎么有空。”

    接电话的居然何怜惜?

    卞越问:“蒋旭东怎么了?生病了?”

    何怜惜握着电话,回头打量着仰躺在沙发上的英俊男人。

    “旭东他……他……他有点不舒服。”

    从汪大海那边回来以后,蒋旭东就彻底抑郁了,因为从脉象上来看,何怜惜这一胎依旧是个男孩。

    但卞越却不知情,他问道:“怎么回事?去医院看了吗?”

    何怜惜叹气,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她理解蒋旭东对女儿的执着,可……可生不出来怎么办呢?总不好去抢一个回来吧。

    刚刚何怜惜正在安慰他,没想到卞越打电话来了,何怜惜灵机一动:“我把电话给他,你跟他好好聊聊吧。”

    说罢,何怜惜走过去,把手机朝蒋旭东递过去:“卞越找你,可能有急事呢。”

    蒋旭东双目放空,一副心衰大于心死的模样。何怜惜催促了他好几次,他才伸手把电话接过来,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喂。”

    卞越:“蒋旭东,出来喝一杯?庆祝庆祝。”

    蒋旭东连说话都费力了,哪还有力气出去庆祝,不过处于礼貌,他问道:“什么事,需要庆祝?”

    卞越:“刚刚去汪大海那边搭脉,说简薇肚子里的是个女儿了,呵呵,多谢你给我找的偏方,这顿饭怎么都逃不掉。”

    蒋旭东:“……”

    “是你出来,还是我去接你?”

    “没空!”

    说完,吧嗒,蒋旭东将电话挂断,随手扔在沙发上。

    卞越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愣怔住了。

    到底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