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中文 > 科幻小说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见面分一半(求订阅)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见面分一半(求订阅)

    “你们说的那个敖通好像是消失了的覆海魔君?”

    李鸿儒和小白龙敖烈低声交流,知晓这是李鸿儒兜里的小弟,百眼魔君无聊之下,屡屡找话题想着插入进来。

    “覆海魔君?”李鸿儒奇道。

    “对,覆海魔君的本体是蛟龙,我听九头魔君提及过这个名字”百眼魔君道。

    “或许只是名字雷同,毕竟四海之龙都姓敖,重名重姓多了去”李鸿儒摆摆手道。

    “没龙敢重复龙族的名字”敖烈皱眉道:“任何龙取名时都要禀报龙宫,这是规矩。”

    “那这么说,覆海魔君是你二哥?”

    敖通已经在天劫下死到不能再死,李鸿儒倒是不用为了死龙争辩什么。

    只是他没想到西海龙宫居然出了一位魔君。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敖烈摇晃着龙头道:“我二哥虽有几分桀骜不驯,但不至于沦落到当什么魔君。”

    “当魔君很丢人么”百眼魔君哼声道:“如你这样的蛟龙没资格挖掘纯正祖龙血的底蕴,落到一道元神之躯都未曾凝聚,这才叫丢龙!”

    “我……你个没腿的妖怪又能比我好多少”敖烈骂道。

    “他骂我,他居然骂我,尖牙你管管这条废物龙”百眼魔君道:“不然就让我毒死他,让他知道什么叫没腿的妖怪不好惹!”

    “别,我记忆力不太好,还指望他帮助我识别万物呢”李鸿儒劝道:“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待覆海魔君出现,我们就把四海这帮废物龙齐齐铲除了,让他一统四海,免得看到这种废物龙就来气!”

    覆盖魔君的名字不乏覆灭四海的含义,百眼魔君也是旧事重提。

    李鸿儒只觉这帮魔君想干的事情太多了。

    但这一个个魔君分散后个个都没落到好,要么被控,要么被打,要么死掉了。

    李鸿儒只觉这帮魔君想成大事的可能性比较低,最多是给人添堵。

    即便是再强的妖师,也只能培养出一个个强大的个体。

    待得将这些个体投入四大洲各处地方,这些大妖宛如投入水中的石子,没有溅起丝毫浪花。

    “我听说四海之中有个叫敖通的龙渡劫被劈死了”李鸿儒提醒道:“他似乎已经死了两三百年了。”

    “死掉这么久了?”

    百眼魔君一愣,只觉自己不属于最倒霉的那个。

    妖类缺乏足够文明开化,少有修行什么典籍,大多是凭借神通和肉身向上。

    在妖元丹修行提升时,众多妖都需要渡劫,妖血越强,天劫也越凶。

    如他这种耐劈的还算能熬过去,又或九头魔君那类有多条命的也不怕挨劈,但一些顶级妖血存在倒大霉也很正常。

    “尖牙,你渡的是什么劫?”百眼魔君问道。

    “我过了一趟八九天劫,那雷太凶了,劈了我整整七十二次,我脑袋都劈傻了,我现在不敢修行了啊”李鸿儒回道。

    “这么凶”百眼魔君咂舌道:“你体内的祖血有这么强大吗?”

    “我也不清楚,妖师似乎提及那是什么蚩尤的血脉”李鸿儒吹牛道。

    “我听说过这个大妖,他吃铜铁和嚼米饭一样,实力强大到能和上古时代的帝王对着干,是妖中最顶级的传说”百眼魔君低声道:“你这是走了大运,但记得渡劫时多找点防护的宝贝,免得我以后少个兄弟!”

    “你得帮帮我,覆盖魔君没渡过天劫,我怕自己也是悬!”

    “我那纵地金光是妖本命神通,也没法教你,你看我现在穷得就剩下两根拐杖……”

    百眼魔君和李鸿儒嘀嘀咕咕叙说着自己的各种不容易,一旁的敖烈则是抬起了脑袋。

    虽然不知道李鸿儒为何骗了一个断腿的魔君回来,但跟随李鸿儒这么久,敖烈太清楚李鸿儒了,这家伙就是个四处坑蒙拐骗的货,便是他父王都遭了殃。

    最近的数月时间中,他被李鸿儒藏得严严实实,难于看到外面,但敖烈从修行中清醒时,偶尔能听到一些极为细微的声音,知晓自己跑了不少地方。

    他也不揭穿李鸿儒干的荒唐事。

    只是这两人低低商议确实引动了他的回忆。

    若他二哥就是两人提及的覆海魔君,又从某处取得了顶级妖血苏醒祖龙血脉,这一切就说得通。

    对年幼懵懂的他们而言,追求强大是一种本能。

    与一般妖有所不同的是,敖通除了自身强大,还懂得给弟弟妹妹们分享。

    除了大哥敖摩昂当时四处巡游不曾分润到那块血色宝石,他与敖娈都取了一份。

    这份血色宝石开启了他们异于常龙的强大,也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李鸿儒说的没错,他们西海龙宫返祖龙的比率确实高了一些。

    待得如今,他们三龙中也就剩下一个敖娈在挣扎。

    “帮你妹?”

    待得敖烈求李鸿儒,敖烈只觉李鸿儒脸上的笑容显得极为奇怪。

    “请你尽力帮帮她,或许我以后也能帮帮她,让她渡过那场劫难!”

    敖烈这辈子很少求人,但落到如今这种光景,性情中的高傲和脸面已经显得不再重要。

    如同百眼魔君所说,他只是一条废物龙,甚至还处于求生之中。

    敖烈发出低低的声音。

    “我帮不来……行吧!”

    看着敖烈捣头作揖,李鸿儒吐到嘴里的拒绝话又收了回来,随口应下了敖烈。

    他自身难保,没法帮敖娈。

    何况他们现在还跟敖娈抢秘境,这更是不可能帮。

    但答应敖烈又不会让自己少一根汗毛,李鸿儒应下这头白龙,这才让敖烈慢慢收缩着身躯回归了应龙珠中。

    “你这珠子挺好玩的,居然能囚龙魂,这种宝贝很是罕见的”百眼魔君道。

    “我身上就这点不值钱的玩意儿了”李鸿儒叹气道:“你看着稀奇,但压根没人买这种宝珠,卖不出什么价格。”

    “你还拿了六坛千花露呢,我看你还有储物袋子!”

    “我的神通需要经常吞服法宝神兵天材地宝,牙齿一痒痒就要啃”李鸿儒惋叹道:“你别看我现在人模狗样的,那也是我跟着那位秘境之主在北俱芦洲做生意才挣了一些钱财,这六坛只能解毒千花露也不知能换到什么……”

    李鸿儒声声惋惜,屡屡提及自己的贫穷和无助,又要面对未知可怕的天劫。

    这让百眼魔君抖了抖没有藏物的衣袍,又看着下半身空空荡荡的自己,还有着出声的安慰。

    “你别急,什么事都是慢慢来”百眼魔君安慰道:“你看哥,哥现在什么都没有,但我什么都不怕,我觉得未来是光明的,一切没了都能再来。”

    “听了你的话,我心里好受多了”李鸿儒点头应下又道:“只是你那株天地灵根能不能分我一半,那株天地灵根虽然有毒,但我配合千花露也能啃一啃,或许可以让我的能耐增强一些,免得将来惨死。”

    “我……”

    百眼魔君瞪大着眼睛。

    他只觉李鸿儒在下套,但他又不知对方什么时候下了这个套。

    他记得最初只要李鸿儒将行动不便的他送到这片秘境区域来,他只是想取一壶千花露做报酬。

    待得后来一切似乎都变了。

    至于到了现在,百眼魔君只觉自己与对方有着‘深厚’友谊时,还没落到将自己宝贝分掉一半的地步。

    但李鸿儒的话都到这份上了,而且对方取了那么多千花露,确实拥有服用毒灵根的能力。

    若是他拒绝,百眼魔君觉得李鸿儒的心应该会非常难受,对未来会极度心灰意冷。

    “成,我分你一半!”

    百眼魔君应下李鸿儒的话,一时不知自己的心怎么就难受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