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中文 > 玄幻小说 > 洪荒历 > 正文 第十二章:咆哮

正文 第十二章:咆哮

    古的身体在持续的愈合与崩溃之中。

    “古,你的细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自己看吧。”史的声音响在了古的脑海中。

    古此刻已经痛苦到了整个意识都有些麻木的感觉。

    连续吃了三具尸体之后,古的身体已经愈合完毕,但是紧接着他的身体组织就开始病态增生,很快的他的身体就变成了一堆不停增殖的恐怖肉块,除了肉质方面的增生,骨头也开始了畸变,最多几分钟内,古的体内骨头就会长成一整块。

    幸亏史对古的身体有着精细的控制力,很快的,古增殖出来的肉和骨都直接腐烂化液,但是这腐烂也开始影响原本肉体,如此一来又不得不继续增殖肉体骨骼。

    古就在这样的往复中肉身不停增殖与崩坏,这痛苦他虽然死咬牙齿硬撑了下来,但是他的神智都开始快要不清醒了,这可比所谓的千刀万剐痛苦了万倍。

    古忽然之间就“看”到了无数的细胞。

    各种知识与信息,顺着史的声音传递给了古,让他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是细胞,什么是基因,什么是蛋白质与氨基酸,什么是身体的构成等等。

    这些知识与信息来历莫名,古就仿佛一瞬间看了许多的书籍,但也只是有看没有懂的那种,但是随着他的感官深入到了细胞层面,随着细胞的分裂增殖,随着细胞的线粒体与DNA断裂衰败,渐渐的,他开始明白这些灌输而来的知识信息的真正意思。

    在古的眼中,他看到了自身的状况。

    当时那一颗火球正面炸来,他的身体遭受到了致死性打击,第一波爆炸就将他的身体彻底破碎,在这次爆炸中,他的四肢全部都被炸碎,下半身和上半身也彻底炸裂,同时他的内脏几乎全部被炸烂,连同脸上的器官和大部分的大脑。

    事实上,古在第一波爆炸中就已经要被炸死了,这种伤势除非是用超凡手段,而且还必须是极强大的超凡恢复手段,不然最多一两分钟内古就会必死无疑。

    而之后古更是被火球的高温焚烧,浑身上下超过八成身体组织全部都被烧焦烧熟,从那个时候开始,古作为一个生命已经可以被认定是死亡了。

    之后草药史莱姆将自身与古的残存身体组织,特别是残存剩余的脑细胞融合在了一起,将自身的细胞组织转化为了古的身体组织,然后古恢复了意识,又吃下了很多的肉类,再借由草药史莱姆的快速消化力与衍生能力,由此愈合了身体。

    但是这种愈合是非常不正常的愈合,古通过脑海里得到的知识,以及他自己所看到的细胞情况,他立刻就明白了这一点。

    草药史莱姆的组织细胞确实有着某种神异,可以在接触到他的体细胞后与之融合,然后加速自身细胞的分裂,同时也可以有限度的操纵线粒体与DNA,使得古的残存细胞加速分裂,快速成长,同时还将部分分裂出来的细胞转化为原始干细胞,由此分裂产生出神经细胞,否则人类的神经细胞是不可自己再生分裂的。

    但这也是有着极限的,毕竟古所剩下的身体组织只有十分之一多还算正常,剩下的要么没了,要么就熟了,根本都已经无法使用,而随着草药史莱姆催动的细胞过多,特别是转化为神经细胞,内脏,以及骨骼,骨髓的细胞,所需要的是转化为肌肉,皮肤等细胞的多倍,乃至是数十倍等量,许多细胞的分裂次数达到了极限,而这些细胞要么就是直接死亡了,有小部分则畸变了,化为了某种可以无限增殖的细胞填充身体,而这在古所接受的信息中,将这种细胞称之为癌细胞。

    这就是古现在所遭受到的困局,即便是有史的帮助,让他能够靠着获得的食物来加速体内细胞的分裂,但是细胞分裂本身就是有极限的,这种极限体现在个体上就是寿命,除非是不朽的生命,或者至少是长生种,不然这样大量快速的自我分裂,这就意味着在加速的死亡。

    同时,这样大量快速的细胞分裂,不可避免的会让极少部分细胞分裂过程中“失真”,这种“失真”往往会导致极可怕的后果,而癌症细胞的出现就是其一,同时还有少部分细胞基因破损,转变,畸变等等也开始出现。

    其体现在外的表现,就是古的身躯不停愈合,然后增殖,然后衰败死亡,然后又重复这样的过程,而在这过程重复中,古剩余完好细胞的生命力越来越微弱,而若是他的全部细胞都死亡的话,史也没办法凭空造出他的肉体来,他就真是死定了。

    “……不行了,古,我没办法了……不,还有一个办法,但是你必须要自己顶住,若是顶不住的话,你就一定会死的,但是不这么做你也会死,所以……拼一把啦!”史的声音再度传递而来。

    古早就已经连意识都发不出了,他的躯体呆呆的趴在地面上不停向前爬去,本能的在搜寻食物。

    这时,在古体身体中,与他细胞体液融合在一起的草药史莱姆,只有一小团约莫指甲壳大小的一团还保持着凝胶状,这团凝胶状就依附在他心脏中,这时,这团凝胶状组织忽然裂开了一条小缝隙,在这团凝胶状组织包裹之中,有一丁点,约莫婴儿小指指甲壳大小的红色液状物流了出来。

    凝胶状组织只让这红色液体流出了一小缕,约莫整体的十分之一不到,这一小缕红色液体一流出来立刻就与古心脏中的血液混合在了一起,接着由心脏开始向着全身运输而去。

    在这红色液体与古血液融合的第三秒,古正在向前爬动的身躯猛的一颤,就此停在地面一动不动了。

    第五秒时,古的浑身上下开始冒出蒸汽来,他体表的污血与雨水开始被蒸发,他的体温则开始快速攀升,从三十多度到了四十多度,然后是五十多度,要不是这个大雨一直在下,他的体温很可能会攀升到极高的温度上。

    然后,从心脏处流动出的血液进入到了大脑里,在这瞬间,古的眼前出现了无数一闪而过的画面。

    这些画面都不完整,全都只是一闪而过,有的画面是在全金属的房间中,古看到了无数的人类被泡在液体中沉浮,有的画面是在金属手术台上,古看到了自己的躯体,以及别的人类躯体被切割解剖,有的画面则是在无数尸堆中,无数的生命,野兽,怪物,巨大而恐怖的生命,它们全部被堆积在一起被焚烧……

    每一副画面都是不同,许多画面古甚至都看不清内容,但是每一副画面出现时,都有莫名的东西进入到他脑海中,不,应该是进入到他灵魂中。

    恐惧,无数的恐惧,无边的恐惧,悲伤,难以形容的悲伤,疯狂,逻辑完全混乱的疯狂,以及恐怖,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无数的情绪冲击着古的精神,意志,灵魂,就仿佛是他的意识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的人在嘶吼,在绝望的嚎叫,在变得疯狂,在突然死亡一样。

    仅仅只是一两秒,古自身的意识与人格都开始变得了模糊,他的记忆变得有些恍惚,他自我的概念开始有些混淆,无数的记忆碎片要强行代替他本身的记忆,许多人格,许多精神要直接抹去他的自我,而且这些记忆,这些人格,这些精神甚至自己都在彼此对冲。

    这是非常危险的境地,古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的野兽直觉在第一时间就明白了什么,在这种意识与灵魂层面的冲击下,他若是失去了自我,那就是和死亡没什么区别了,作为古的这个生命已经没了,那怕是这具肉体存活了下去,那也不是他了……

    (我……要锚定我自己!)

    古的野兽直觉让他产生了这样的念头,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所谓的锚定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却立刻开始了回忆自己这段段的十二年人生。

    但是……在一个原始部落中平平淡淡长大的十二年记忆,与那汹涌而来的无数深刻的痛苦,疯狂,死亡恐怖比起来,真的和在汹涌海啸前的一小堆沙堡一样,无论是量还是质,全部都毫无可比性。

    然后就在这时,一个片段冲袭而来,这应该是涌向古灵魂的最后一个片段信息,但是当这个片段出现的瞬间,所有正在冲袭古的那些信息片段居然全部被震碎,唯有这一个片段仿佛化为一颗大日一样落向了古的灵魂,而古的灵魂连其万分之一都不到,还没接触,古的精神,人格,灵魂就开始了崩坏。

    那是一副画面,在一处无法形容,无法想象的空间之中,数百颗巨大的星辰化为巨大而恐怖的存在,古光是“看到”这些存在,他的灵魂就在颤栗中崩坏,他甚至连看这个定义都无法做到,这些巨大而恐怖的存在超越了他一切的想象与常识。

    而在这无数的存在中,还有一个人类,不,那不是人类,那是另一种莫可名状的存在,他只是保持着人形,但却是神,是魔,是天地,是宇宙……是一切古无法形容出来的东西。

    他伸手向前一指,时间,空间,物质,能量……所有的一切有为法(可以形容的东西)都在这一指之下破碎崩坏了……

    随着这副画面,或者说随着这个恐怖存在的一指,古的精神,意识,人格,灵魂,真灵等等代表着自我的东西,全都开始了彻底消散,而在还没彻底消散完的,作为“我”的概念中,古在疯狂的寻找着自己记忆里能够锚定自身的全部,作为一个凡人少年十二年记忆中的全部。

    然后他发现任何东西都无法与之抗衡,天无法做到,地无法做到,日无法做到,月无法做到,满天星辰无法做到,甚至连他最深羁绊的部落,族人,父母,妹妹死亡毁灭的仇恨都无法做到……

    古无法形容那一指是什么,更无法形容那个恐怖存在是什么,那是超越了天地日月星辰,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之上的东西,而作为生命的感情就更不用说了,蝼蚁而已……

    然后古的记忆被逐渐抹去,从现在到过去,从十二岁到十一岁,然后逐渐到过往……

    忽然间,在古四岁时,在记忆回放到一个少女的笑容时定格了。

    那是纯净无暇的笑容,那怕是在尸山血海中,那怕是在生死战斗中,那怕是天地皆灭的恐怖浩劫中,那怕是经历了无数层面时间与空间的湮灭中,这笑容的主人居然都是毫不动摇的无暇笑着。

    然后,古仅存的“我”概念里,在这少女纯净无暇到极限的笑容中,隐约之间似乎有一把斧头虚影闪过,这恐怖存在,这一指,还有这最后的画面被斩得了破碎,然后化为某种养分洒落向了古的灵魂与真灵。

    立刻之间,古的记忆开始了恢复,所有过往的记忆,那怕是他已经忘却的童年细节,全部都如同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不停的来回出现,然后从四岁开始,五岁,六岁,七岁……一直到他被火球炸死的那一刻,所有的记忆全部回归了,而且深刻到了他灵魂之中。

    “我……要活下来!!!”

    古忽然大声咆哮了起来,他猛的睁开了双眼,从他的双眼里似乎有血色,似乎有电光闪烁,又似乎什么都没有,而随着古睁开双眼,他的身躯也从不停增殖与毁灭中停滞了下来,肌肉生长,皮肤生长,内脏愈合,大脑愈合,神经愈合……

    数秒之后,古从地面站了起来,他看到了周边,燃烧,余烬,尸体,废墟,所有的一切都被毁了,他的族人,他的亲人,他的部落,他的家……全都没了!

    古呆呆的看着周围,然后他双腿弯曲跪了下来,双手用力捶打着地面,同时放声咆哮了起来。

    “阿!!!!!”

    夜色下,盘部落……

    只剩下了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