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中文 > 都市小说 >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 > 正文 第3205章 杀了我自己

正文 第3205章 杀了我自己

    第3205章  杀了我自己

    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是仙帝时,那道身影红着眼睛拼命的朝着他的方向扑去,却砰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一道透明的屏障上,因为她的撞击,屏障溢出波光,鲜血从她的额头上滑落。

    她的眼里全都是愤怒,却又痴痴的看着仙帝,看着看着……她故意仰着脸蛋,任由血在脸上滑落。

    “是不是心痛了?是不是?这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蛋受伤了,你心痛了,对不对?”

    仙帝衣袂轻扬,满身寒意,他并没有看肆凤一眼,就算她模仿得再像,那也不过是一个躯壳而已,苏璃高贵、霸气。

    一粒尘埃,如何和天上的仙珠相比!

    肆凤和苏璃的确是长得一模一样,但也只是曾经的苏璃,现在的璃儿更加的水灵,更加的美丽,手段更加的霸气。

    “你与她,是两个人,本帝分得清楚。”

    肆凤狠狠一怔,身体再次往前一扑,不可置信的看着仙帝。

    仙帝轻踩着雪白的云,一双利眸染着寒霜,肆凤身影急躁地飘来飘去,想要吸引仙帝的目光,可是仙帝却从头到尾都不曾看她一眼。

    “你分得清楚?你分不清,你们都分不清,当年你们把我当成了她,才会酿出那样的大祸,不是吗?”

    肆凤眼底的疯狂冲涌了出来,拼命的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仙帝的袍角,可她实在是太卑微,别说是触碰,就是靠近,都会被五雷轰顶。

    金色的雷电狠狠的打在她的胳膊上,痛得肆凤尖叫着瑟瑟发抖往后退却。

    一直以来。

    她都认为仙帝会忍不住来看她,忍不住看她这张一模一样的脸,甚至把她当成替代品。

    可这么多年,他一次也没有来过,只当她是死了!

    “你要关我到什么时候,关到什么时候?”

    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啊!

    四千年前。

    是苏璃修炼的时候,落下了一缕仙机。

    当时她还是一棵平凡无奇的小草,得了那缕仙机,很快就修炼成了人形,她记得苏璃的模样,所以她让自己照着苏璃的样子成长。

    再后来。

    她开始留意苏璃的一切,听着她的故事,看着她的一切。

    肆凤从来都没有想过,苏璃竟是那样的尊贵,那样的英明神武,她在战场上几乎是一只猛烈的豹子,一头充满了血性的狼,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她曾经亲眼看到苏璃是如何挥退对方百万大军,如何将神界打得退出界限……

    那一刹那间,她心里羡慕极了,抚着自己的脸蛋,心里的欲望几乎是无限的生长。

    后来。

    趁着苏璃出关后出去历练,肆凤用了一步极其完美的棋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最后出现在仙帝的面前。

    ……

    她满心以为自己可以得到仙帝,一步一步爬上去,却没料到最后,竟是这种结局。

    这么多年,仙帝把她埋在这里。

    不是关,是埋!

    躺在这冰冷又狭窄的棺材里,每天都要经历四季的折磨,夏天她极度地怕热,冬天她极度怕冷……地狱里的所有炼狱都会在她的身上来回演练。

    可她多坚强啊,她一直都咬牙忍着让自己活了下来。

    她一直盼着有人来救她走,可这么多年下来,蚊子都没有进来一只。

    “你以为把我埋在这里,她就不知道你对她做过的事情吗?”

    肆凤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仙帝依然不看她一眼,肆凤几乎要发了狂。

    她爱上了仙帝,爱了无数年……仙帝凭什么不爱她!

    “你与她,有太多的不同。”

    “有什么不同?”肆凤狂叫起来“我与她生得一模一样,她有的我都有,她不爱你,我爱你,哈哈哈……你爱她是不是?如果她知道你亲手杀了她,她会原谅你吗?”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不断坠落,肆凤抬头看着天空,又看向仙帝。

    “你也只敢在我这里下雪,这才是你真实的心绪吧?”

    在仙界,他从来都不袒露自己的心情,哪怕是愤怒到了极点,他也还是那幅云淡风轻的模样,肆凤笑了起来,笑得眼泪坠落。

    “你是在乎我的是不是?你若是不在乎我,又怎么会在这里心情不好,怎么会在我这里下雪,你在她那里,是不是从来没有下过?”

    “当然。”

    仙帝满身孤傲,眉宇里染着怒意。

    “她是本帝心间的宝,本帝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她只能拥有这世间最好的一切,看到最美的一面,听到最好的声音,一切的一切,这九州世界,全都只能为她一人而活,而你……不过是一个依附着她才生存下去的傀儡而已。”

    “是吗?”肆凤眼里的泪狂落,笑起来的时候,异常的狰狞“可我是吸着她的仙气才化成的人形,我们这种族类,最大的能耐就是变谁像谁,而且成为谁。”

    话音刚落。

    狂风四起,仙帝的眼眸刹那间变成了金色,她说的没有错,肆凤她们这类植物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变成了谁,就和谁联在了一起。

    这种族类胆子一向大,而且心性狡猾,加上她有苏璃的气息,挑的时机又够好,几乎在那段时间里骗过了所有人。

    她利用苏璃的尊贵身份,穿梭在六界,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引起了六界大战。

    而所有人。

    都认为一切都是苏璃做的。

    仙帝杀她的时候,她当时是笑着死的,因为……她一死,苏璃也会死……

    当大家都意识到事情不对,齐齐抽出一魂出去寻找苏璃时,没想到所有人都跟着一起消失了。

    这内里的故事错综复杂,事过境迁,已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

    “仙帝,你知道的,我不能死,我死了,苏璃就要死,我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你为什么不愿意纳我为仙妃?”

    不过是多个女人在身边而已,他想要宠哪一个都可以,美人在前,不是一件美事吗?

    “你配吗?”

    仙帝嗓音低沉,似地狱传来,抬手时,一阵阴寒之气穿透屏障冲进了肆凤的身体里,肆凤瞬间觉得自己被埋进了寒冰里,身体瑟瑟发抖起来,她抱紧了自己,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那我就杀了我自己,仙帝,我会杀了我自己的。”